小草和大树课文app

   天庭,凌霄宝殿,后殿。

   玉皇大帝穿着睡衣,正在刷牙。

   太上老君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玉帝,大事不好了...”

   对大事不好几个字,玉皇大帝已然见怪不怪。

   刷牙的动作没有停,嘴里含糊的回答。

   “哎呀,君哥,啥事不能等上班再说吗?

   我这洗漱还没完事呢?

   有这么急吗?

   这两天我研究《命轮使用手册》。

   天天后半夜才睡,很辛苦的好不?”

   听到这个隐秘的《命轮使用手册》。

   长发系清纯美女气质清冷唯美校园写真

   太上老君不动声色,尽量自然的顺着说。

   “那研究明白了吗?

   命轮逆转到底意味着什么?”

   玉皇大帝对刷牙,是认真的。

   老话讲的好,牙好胃口就好,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这个《命轮使用手册》啊。

   上册我都看完了,没有相关信息。”

   晕,难道还分上下册吗?

   太上老君也不懂,也不敢刻意问。

   依旧保持话赶话的节奏,那么自然。

   “玉帝,那就看下册啊。”

   玉皇大帝终于抽空看了太上老君一眼,真想吐他一脸。

   “君哥,我只有上册啊,没下册。”

   太上老君顿时语塞,原来不是本啊。

   能套几句套几句吧,充满引诱的说。

   “那下册在哪里啊?”

   换了一只手,开始刷另一面的牙。

   玉帝不吃他这套,嘴严得很。

   “君哥,你刚才说,有啥大事?”

   太上老君这才想起来自己来干啥。

   赶紧换上一副紧张气愤的神情。

   “玉带,大事不好了,目连那个扑街,去了人世间。

   还显露了菩萨法相,视规矩为无物,实在太过分了。”

   “什么?”

   嘎巴一声,牙刷直接就被玉皇大帝咬断了。

   一脚踹翻脸盆,用力的把牙刷往地上一摔。

   玉皇大帝破口大骂。

   “特么的,目连是要疯吗?

   这是要翻天吗?

   去下面霍霍一圈,我碍于他们西边不欠房租,是个大客户。

   为了维护客情关系,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他怎么敢插手人世间?

   这不是尺鼻子上脸吗?

   这是没拿我们天庭当回事啊?

   这是没拿大家定的规矩当回事啊?

   特么的,不过了。

   去知会一声。

   把那块地收回来,让西边的秃驴都给我滚蛋。

   地方我不租了。

   对了,让那个滚什么滚的。

   主持天罚,劈死目连那个扑街。

   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君哥你补充。”

   太上老君的擦了擦,脸上被玉皇大帝喷的牙膏沫子。

   尽力保持镇定,维持着庄严肃穆的仪容仪表。

   “玉帝啊,不租他们了,我双手赞成。

   我早就不想租他们了,一点也不听话。

   可是,押金,咱们退不起啊。

   如果黑了他们的押金,估计也不会善了。”

   这个...

   玉皇大帝这才想起来押金的事情。

   哪里还退得起押金?

   早就花没了。

   “那个,善了不善了,我怕他们咋地?

   主要是我讲诚信,租约没到期,就赶人走,不合规矩。

   特么的,他们也没跟我讲规矩啊。

   哎,算了,地就先不收了。”

   太上老君看玉皇大帝终究是以大局为重,放弃了收地。

   这才想起第二件事。

   上次青牛已经贡献了一条尾巴。

   这次呢?

   那是自己的老伙计啊,不能可着青牛继续霍霍了。

   “玉帝啊,我觉得。

   天罚劈菩萨,不太符合普世价值。

   会给人传递一种,天庭与西边不和的信号。

   是不是有点不团结。

   您看是不是,把天罚改成谴责?

   我一定会用最严厉的态度去谴责西边。

   让他们给个说法。

   否则,就让他们重新找个能给说法的做主。”

   玉皇大帝眼前一亮啊。

   西边和天庭差不多,构成也是相当复杂。

   现在做主的不配合,那就重新选个配合的来做主呗。

   大不了,减免点房租就是了。

   “君哥的思路很好,去办吧。

   给我狠狠的谴责他们。

   至于,人世间,目连那个扑街。

   以为自己菩萨法相了不起?”

   玉皇大帝拿毛巾擦了擦嘴,坐在了床边,用手一拍那半米厚的《命轮使用手册》。

   “他就是自己作死。

   天不罚他,地罚他。

   地不罚他,人罚他。

   去人世间作妖,想好死都难。”

   太上老君一看,这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隐秘啊。

   刚想套话,玉皇大帝一摆手。

   “君哥,你去忙吧。”

   “玉帝,我不着急,你说的人罚他是指?”

   “哎呀,君哥,你先出去好不好?

   我要换衣服,你在这合适吗?”

   太上老君只好退了出来。

   又被打岔了,好闹心的说。

   地府,四头鹰宫殿。

   “大帝,大帝,天大的好消息,机会来了。”

   周乞乞好像和太上老君一脉相承,语气神态都差不多。

   酆都大帝站在沙盘前,头都没抬。

   “下次直接说重点,不要标题党,一点也不务实。”

   周乞乞赶紧说重点,不敢添加任何水分。

   “十殿阎罗那边传来消息。

   蔡根使出通天手段。

   精准打击,抓走了谛听。

   地藏菩萨踏碎虚空。

   去了人世间找蔡根算账。

   现在敌人防御空虚。

   正好是我们一锤定音的好时机。”

   “什么?”

   酆都大帝没有表现出高兴,而是震惊非常。

   没有踹翻任何东西,直接开始换装,准备武器。

   泰山府君连忙在旁边劝道。

   “大帝,不要冲动。

   地藏菩萨虽然不在,据小道消息,他师弟舍弗来了。

   那是比地藏还难缠的对手,不可草率行事啊。”

   周乞乞等一众手下,早就等着决战的这一天。

   “舍特么什么弗,我们不信。

   战机转瞬即逝,府君莫要贻误。

   大帝,咱们先打哪里?”

   酆都大帝已经换装完毕,看向天空的方向。

   “传我命令,集合部力量,灵门关齐开。”

   周乞乞一下就蒙圈了。

   打地藏一派,不需要开灵门关啊。

   “大帝,开灵门关干啥?”

   “我要入人间,助蔡根。”

   嗯?

   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入人间?

   群尸玩过界吗?

   那还了得?

   除了泰山府君,所有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

   唯有跪下来,无声的祈求酆都大帝收回命令。

   泰山府君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

   双手拉住酆都大帝的胳膊一顿摇晃,千娇百媚。

   “大帝,咱们不开玩笑,好不好嘛?

   咱们要是都过去,人世间岂不是乱套了。”

   酆都大帝一把甩开泰山府君的撒娇。

   举起了大宝剑。

   “我意已决,挡我者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