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视频app不限次数版下载

秦风缓缓退出叶冬晴的住处,顺手带上屋门后,却是并没有急着离开。

仰望星空,往事一幕幕,历历在目。

初见,那是在李秋雪的办公室中,最后一次见面,却是有些依稀,因为秦风没有想过,那一次见面后,叶冬晴,竟是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如此陌生,如此大能。

曾经,吵过闹过,恼羞成怒过。

曾经,旖旎不断,酒桌上拼过。

曾经,曾经……

秦风本以为,这些曾经,都已经是过去式,结果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还没有过去。

因为,叶冬晴并没有忘记。

秦风问她,有没有玩过微信,她问微信是什么。

秦风有意提了一句她的真实年龄,她反应平平,就好像一点都不诧异秦风知道这个事情……这便说明了一切。

倘若叶冬晴不是知道,秦风和她在第六次轮回中认识,又岂能对秦风知道她真实年龄的事情,毫不意外?

就是一个小女孩

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如果叶冬晴是真的失忆了,秦风突然说出她的真实年龄,正常反应,应该是要质问秦风,然后,秦风再说出这是闻人振山透露给他的消息。

为什么闻人振山会告诉秦风这一切?叶冬晴的真实年龄,那可是放眼整个闻人家,都是绝对机密的,哪怕是闻人秋月,都毫不知情。

因为,秦风在给叶冬晴治病的时候,看到那熟悉的脸蛋,当场骇然大惊,闻人振山担心秦风的表现,引起他人的怀疑,所以才将一切秘密告知秦风……

这是个天大的秘密。

秦风身为闻人家的外人,却知道这样的机密,叶冬晴为何一点都不意外?

只有一个可能。

那便是她知道秦风再次见到她的反应,知道秦风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秘密的。

既然都知道这一切缘由,那她第六次轮回的记忆,自然也是依然存在的……

细节决定成败。

秦风利用细节,给叶冬晴挖了一个坑,从而,得知了这一切真相。

一开始,秦风以为自己只是想要一个答案、真相,他不喜欢这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可当一切事实揭晓,他才惊觉,原来他想要的,不仅仅是答案。

如果这个答案是,叶冬晴确实失忆了,那他会有些遗憾,同时也有些欣慰,至少,她忘了他,是不可抗力的。

可真实的答案是,她没忘,只是在假装忘记。

这让他感到痛心。

“我还真是个渣男啊……”

秦风自惭的摇了摇头,苦笑不已,原来在羊城的那段岁月中,不知不觉的,他对叶冬晴,已经不是友情那么简单了。

或许也谈不上爱吧,但至少,肯定是有些情感的。

不然,眼下得知叶冬晴明明没有失忆,却要假装不认识他的事实,他也不会这么难过……

她为什么要伪装呢?

即使他们之间永远不可能,做一对普通的朋友,和以前一样,不也挺好的么?

秦风不禁想起闻人家的那位老祖宗,那位临死前,都还想再见她一眼的痴汉……

不久前,秦风还在心里嘲笑那个老祖宗,现在看来,原来是在嘲笑自己。

“罢了,不认识也挺好,也免的头疼。”

秦风摇了摇头,回过神来,自娱一笑,随后便抬起脚步往远处的闻人振山而去。

这家伙,一直在等着。

闻人振山见秦风出门后发呆了半晌才过来,脸色则是不太好看,很是惊忧道:“秦风兄弟,看这情绪低落的样子,莫非……莫非是我家老祖宗的情况,不是很好?”

“嗯?”秦风愣了愣,继而笑道:“不,她很好。”

“呃……”闻人振山怔然:“那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跟进去时的情绪,不太一样了啊?”

“有吗?”秦风哑然一笑,抬头望天道:“大概就像女人一样,莫名其妙的,就不高兴了吧。”

闻人振山:“……”

秦风兄弟,真乃奇人。

……

屋中。

叶冬晴站在木窗之旁,负手望着窗外那两道逐渐远去的身影,黛眉微蹙,美眸闪烁,竟是有些慌乱之意。

她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快就暴露了。

他,还是太聪明了。

“或许,这也算是天意吧。”

叶冬晴美眸低垂,淡淡叹息:“秦风,明明一直洞察了一切,却也不质问我,是不敢,还是不想?”

叶冬晴

闭上了双眼,眼角之处,隐有泪光。

这样的日子,让她感到痛苦。

这样的现状,让她感到懊恼。

这个闻人家,让她想要逃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想要自私一次,抛弃使命,放下梦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爱自己想爱的人。

但他的沉默,让她胆怯、退缩。

……

轰隆!!

这片苍穹,总是喜欢呼应某些人的心情,雷龙交织,雷鸣震耳,一声招呼都不打,便直接下起了倾盆大雨。

秦风躺在陌生的房间中,望着窗外雨点滴滴答,心有乌云,久久不散。

叶冬晴站在大雨之下,孤身一人,无人问津,无人知晓,急促的雨线垂直而下,每每靠近她的身体,却都如同遭遇超高温蒸发一般,瞬间消失。

雨下了好几个小时,叶冬晴在这站了好几个小时,却愣是连一丝毛发都未打湿。

叶冬晴抬头望天,漂亮的眸子眨了眨,若有所思:“他是怕了吗?畏惧我的实力,就像这些雨滴……还是真的只是不想?”

叶冬晴闭了闭眼。

看似平静的她,骤然之间,娇小又劲爆的身体,就好似一口可怕的天地熔炉,浩瀚磅礴的气功力量破体而出,其脚下的地面,瞬间寸寸开裂,就连其身后的屋子,也都好像受到了惊吓,轰然之间,全然坍塌。

凌乱的现场,凌乱的心。

……

苍修竹站在窗台旁,欣赏着这突然来袭的狂风暴雨,嘴角翘起一抹诡异的弧度:“看到了吗?”

站在苍修竹身后的老仆看了眼窗外:“看到了,狂风暴雨。”

“不。”

苍修竹笑着摇了摇头:“是腥风血雨,秦风的血。”

老仆:“……”